目前分類:絕魂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又忙了一陣子,突然一個小廝匆匆跑進來,在小瑛身邊低聲說了些話。

「少爺,」小瑛高興的拍拍他,「他回來了。」

柳煜歆愣了愣,旋即反應過來,綻放出笑容,放下筆衝出議事廳。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絕魂有些心生不平,他承認自己被寵壞了!

當柳煜歆一直纏著他時他嫌煩,現在原本屬於他一個人的時間被其他雜務瓜分了,空出來的清靜讓他有很大的失落感。

他該是喜歡安靜的,因為安靜表示沒有人靠近,沒有人靠近就是安全,但他現在卻嫌一個人靜得發慌,可笑的想念小鬼在他懷中的溫度。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人明知故犯,叫做自找罪受;一個人自己往陷阱裡跳,叫做找死;一個人拿自己體弱多病的身體開玩笑,叫做活膩了!

如果她不是一個需要遵守主子命令的婢女,一定會忍不住掐死這個讓她看作比自身性命還重要的小少爺!

將托盤一放,藥碗擱在床邊,小瑛雙手叉腰的瞪著沒有一點反省意思的柳煜歆。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接下來的四個月,絕魂的身影幾乎從柳家消失了。

不再出現在帳房書房,也沒有再抱著柳煜歆任他咬他,更沒有再在柳家吃飯。

他忙著練刀,拿敵人練刀。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到柳家的柳煜歆生活十分忙碌,一天到晚埋在帳房和書房,不是核對帳本就是和各個管事討論,根本沒什麼時間陪絕魂,樂得絕魂能在柳家來去自如,平白多了個免費客棧。

「爺,小少爺請你一起享用茶點呢。」小瑛在樹下叫道。

悠哉癱在樹枝上的絕魂懶懶的看了她一眼,翻身下樹,站在她面前。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條棉被悶不死人?哈!

一條棉被的確悶不死一個「健康」的人,但如果身體太虛,真的可以被區區一條蠶絲被悶到中暑。

「小鬼,當古往今來第一個被蠶絲被悶死的人很有趣嗎?」絕魂憤怒的朝著又一次虛弱的躺在床上昏三天的柳煜歆吼道。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天殺的!」絕魂低咒一聲。

他根本還沒進入,就發現身下的人已經昏迷不醒,氣息更是虛弱到彷彿快掛了。

這下是怎樣?!他可沒有姦屍的興趣!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沙!動脈被砍斷,鮮血狂噴,灑落雜草黃土上沙沙作響的微音是死亡輓歌,也是死者唯一的憑悼。

甩刀將刀刃上附著的鮮血甩落,屍山血海中唯一站立的男子緩緩的,做出氣煞死人的舉動──伸懶腰活動筋骨,末了還發出意猶未盡的嘆息。

「這樣就沒了?」他還沒打夠啊!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