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羅煞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那小子竟然那麼囂張!」瞪著他們離去的門口,青城派掌門隔了好久才出聲。

有了第一個人的聲音,陸陸續續的批判也傳了出來。

「柳煜颺在搞什麼?被下蠱了不成?竟然偏袒邪道小魔!」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果然如襲風所料,柳煜颺趁著封亦麒還在休息,自己一個人便去勘查他之前佈的陣法有沒有損壞。然後便被奉師命而來的白彥海找到了正院大廳。

環顧各派掌門林立的廳堂,他心裡便有個底了。

「白兄,你不站到尊師身邊嗎?」他低聲詢問。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喂,你是柳大哥的徒弟喔?」

嬌嫩清脆的聲音響自身後,封亦麒動也不動的繼續燉他的藥。

可惡,師父都快回來了他還沒弄完這些藥,這女人在此時湊什麼熱鬧啊?!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連續一個月的驅蠱下來,柳煜颺內傷好了大半,外傷也差不多都結痂了。反倒是封亦麒因為每日運內力替柳煜颺療傷又割自己的血作藥引的關係,身體損害不小。襲風曾經提議由他接手,但封亦麒怎麼也不肯答應。

由於自知功力流失,封亦麒強烈的防禦心又起,一口上等古劍碧泉劍更是從不離身。看出這點的柳煜颺也只能替他調些補血氣的藥吃,外加督促他多休息。

「麒兒,你該睡了。」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房內能幹嘛?當然不能做什麼,只是柳煜颺堅持要幫徒兒上藥而已。

封亦麒在反抗無效下只能鴕鳥的把頭埋到被子中,任憑柳煜颺的手探入衣衫下襬替他裂傷的後庭上藥。

如果是別人,他八成一拳就把人揍到房外樹上去晾乾;但因為是他最敬愛的柳煜颺,他只能屈服在那難得強硬的要求下。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嗯……」

模糊的雙眼一下子對不上焦距,封亦麒花了好一會兒功夫才能看清楚房內的擺設。

這裡是哪裡……啊!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鬼,記住,你要活下去,就必須比別人更陰險、更狡詐、更毒辣、更冷血。這些東西我們會教你,你必須咬緊別人的弱點善加利用,踏著屍體血河活下去。」

他已經忘了這是哪個惡人說的話,忘了是誰的口頭禪,最後記得的,只有生存技巧──一筆筆用切身之痛學來的東西,至死難忘。

可是呢,假若世界上真有那種不求回報,毫無歹念的付出;假若那個人能對他這種人付出真心,那麼他絕對會保護好那個人,直到生命終點。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晴霧峰下,黑壓壓的一片人海,肅殺之氣蔓延,其中不時傳出低俗的謾罵。

他們包圍此處已經近半個月,每個人都是摩拳擦掌想大開殺戒,偏偏領頭的不下令,害得他們幾乎憋出病來。

尤其現在又看到上等獵物自他們眼前晃過,更是讓他們殺意四起。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能者多勞,能者多勞,能者多勞……嗚,他無能行不行,他不要多勞啦!

無數次企圖以這句話安慰自己繼續走下去的白彥海在看到柳煜颺身上從左胸劃至右邊腰側的血痕時終於崩潰了。

「你你你你你,你哪弄來這道傷的?!」他失聲尖叫。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武林喋血!

自從十大惡人的死引發了正邪兩道激烈衝突後,一直爭戰不斷,甚至連京城的皇上都派兵加入抗衡,召回邊疆的鎮國將軍加入鎮壓。

三年下來,邪教邪派紛紛應喝,有的想坐收漁翁之利;有的想趁機報仇;有的想除掉心頭大患。正道卻又不能團結,利益薰心,貪生怕死之輩實在為數不少,陣前倒戈也大有人在。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五天後。

小鎮外三十里遠處的郊區,一輛簡單樸素的馬車緩緩的移動著,駕車的人無視於積雪執意趕路,淡漠的臉上找不到一絲一毫的情緒起伏,直到車廂內傳出細微的呻吟。

如釋重負的停下馬車,他掀起圍幕鑽入車廂,迎面而來的是濃濃的血腥味和藥草味。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聞言,封亦麒用沒沾血的手扒開垂落眼前的長髮。

「你們除了拿家勢壓人還會點什麼?今天就算是少林寺方丈污衊我師父一樣得道歉!」無視於身邊已拔刀的另外三人,封亦麒冷冷的笑了。

無知的蠢材,這種實力也敢在他面前叫囂?!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噁……」

一個赤著上身趴在地上的男孩不住乾嘔著,原本該是像任何一個同年的孩子一樣有著健康小麥色的肌膚此刻蒼白到嚇人,全身上下滿布一道道深淺色澤不一的傷疤。

那是每個月必定會被劃出的傷口;是為了要讓各式稀世珍藥和劇毒滲入他體內的通道。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放任封亦麒自己到廚房裡找吃的東西,柳煜颺先一步回到廳堂和來訪者討論事情細節。未料半柱香的時辰不到,封亦麒帶著淡淡懊惱的嗓音便由遠而至。

「師父,您吃晚膳了嗎?為什麼我抓的魚還有剩?!」

他一共抓了七條魚,三條被廚房裡的肥鷹蒼羽吃掉了,算算就算一人一條魚,也不該還剩一隻在竹桶中。想當然爾,這不會是那些貴客好心留下的,唯一可能便是他的好師父以自己吃過了的藉口,讓三位客人吃飽再留一隻魚給他。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身為藥人,十二年來幾乎沒受過寒的封亦麒這次可是嚐足了苦頭。整整昏迷了兩天才醒。

「……師父?」

一睜眼,就看到在桌邊研磨藥草的柳煜颺的背影。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半個月後。

啪!一束翠綠的藥草被隨便往竹桌上一丟。

一腳勾過椅子坐下,羅煞抿著唇,百般無聊的重複著摘草藥的動作,形狀柔媚的鳳眼中飽含的除了不耐,還是只有不耐。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秋天的夜裡透著一抹微涼,陰暗的樹林中的一處建了一座樹屋,穩穩的盤固在五棵老樹間。

葉子碰撞間沙沙作響,掩蓋了一切聲音。沒有蟲鳴,沒有鳥叫,一片死寂的樹林中只剩下被風吹散的對話。

「見鬼了,血魄,把你的冰魄蠱收回去,別肖想我的血。」羅煞手指一彈,一團白影馬上被彈開離自己十步遠。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傳說江湖上有個叫「惡人榜」的東西,原為正道人士和官府緝捕的榜單,但不知何時竟變了調。邪道份子反視登上惡人榜為天大榮耀。

是以數百年來腥風血雨,刀光劍影,他們無惡不作只為了在惡人榜上爭相佔有一席之地。

在時光流逝中,一個又一個大惡人更是被謠傳的喪盡天良。如今,同時排上惡人榜的前十人正在商討著誰才是真正的惡人榜之首。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