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襲風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事情,發生在席君逸跟白彥海一起退隱的某一個日子,那是一個非常舒適的午後……

「怪怪,襲風,你這兒都快變成動物的家了。」封亦麒掛著詭異的臉色看著蒼羽在跟一隻母雞和幾隻小雞玩,一面還跟公雞互相瞪視。

老天保佑──雖然我從不信你,但是拜託保佑那幾隻小雞不是蒼羽的種。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從這裡趕去華山派再回來,應該需要十幾天的路程吧。

畢竟柳煜颺跟去了,羅煞那小子怎麼樣也不可能讓自己的師父累到冷到餓到……

冷漠的眼神掃向走進門的人,席君逸冷著臉看血魄。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射箭的是從旁邊樹林走出的衡山派掌門,他身後還跟著其他兩派掌門跟精銳弟子。

白彥海目光無神的看著席君逸跌落斷崖的地方,感覺彷彿墜入五呎冰窖般的冰冷。

他想說服自己不要緊,想說服自己說……君逸一定沒有事情的。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君逸,我跟師父他們先走囉,你一個人不要緊吧?」

想起白彥海昨晚離開前滿臉掛心和擔憂,怎麼也不放心他一個人留下來,最後還是被幾個師弟拖走的那個模樣,閒適躺在大樹上的席君逸就感到好笑。

不是不想跟上去,只是那邊正道人士太多,他跟上去也只會讓海的立場更加尷尬。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書房內,埋首振筆疾書的男子忙著在白紙上用蘸了墨水的毛筆勾勒出一條條複雜的迷宮暗道,偶爾停筆在記憶中搜索細小的枝節瑣碎。

書案前,另一名男子卻苦著一張娃娃臉,捧著一本不知道哪來的「暗器毒物全錄」,努力在背誦。

這是席君逸提出的交換條件。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逸兒,記得喔,如果不是真的不是他就不行,真的少了他救活不下去,不要用祈巫之術……娘總是不安的提醒他,似乎是怕他輕而易舉的付出性命。

如果不是真正重要的人,祈巫之術也用不出來吧?照顧著臥病在床的娘,爹無奈又疼惜的說著。

我不希望兒子為無關緊要的人死。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託了這身萬無一失的巫之力的福,他一向不曾虧待自己,先天上對於危險及不利情勢的掌握,讓他無形中在生死關頭多了份優勢。

只是……這份優勢在遇到白彥海以後,似乎幫不上他什麼忙。

無趣的睞了眼一塊大岩石,席君逸真正想瞪的是岩石後頭方才堅持幫他警戒,又在他梳洗完畢以後躲到岩石後頭去打理自己的白彥海。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師兄,你昨晚跑哪去了?怎麼現在才回來?」

一踏入客棧,白彥海就看見自己師門跟嵩山派的人已經全部聚在幾張桌子用早膳了。

「師父、師娘、師伯,抱歉回來晚了,我找了個沒人的地方化內傷去了。」恭敬的先向長輩解釋,然後才在師弟幫自己留的位子坐了下來。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空地上,一個約莫十歲的男孩雙腳被鐵鍊限制在釘入地底的木樁上,無法移動分毫。

一米外,外表文弱卻滿臉邪氣的男人雙手不斷揮舞出無數詭譎的手勢,數不清的奪命暗器包含所有角度往男孩身上射出。

男孩沒有遲疑的同樣揚手,射出暗器,一一將直逼眼前的各種凶器打落。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