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這個世界,由許多「已知」與「未知」構成,現實虛幻交錯出無數交點,不知道不代表不存在,知道也不代表確實存在。有些人終其一生都只活在由自我觀念構築的已知與未知中,只有極少數的人,能因為各種偶遇或自身能力,開啟通往未知的大門。

……

……

你,相信這世界上有精怪嗎?

你,認為這世界上有神鬼嗎?

你,相信這世界上有妖靈嗎?

世界上本來就是無奇不有,差別只在於你知不知道,而不在於你承不承認。

而當所有認知逐漸被全盤推翻,平凡也將逐漸遠去。

@@@@@@@@@@@@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狂風湧動,席捲過她的身體,卻神奇的沒有影響到她的平衡……

從寬大的T-恤遮掩下露出的肌膚感覺到充滿溼黏水氣的海水氣息,半長的捲髮在風中飄揚,耳邊聽見海浪拍打礁岩的聲音,迷惑的眼四處張望,漆黑的視野勉強可見腳下高塔透出的燈火。

「……」她有種想昏倒的衝動。

燈塔,她竟然站在燈塔的尖頂上?

她怕高啊!這算哪門子驚心動魄的惡夢?

低頭看著在黑暗中隱約可見,那疑似岩石地的地面,她斟酌著要不要往下滑……如果是作夢,就算是跌死也不會受傷吧?

忽然,依稀聽見什麼的她停住動作,轉頭看向漆黑的海,浪花聲中,隱約有動人的歌聲。

那是聽不出性別的歌聲,從模糊到清晰,奇特的音調,神秘的音律──不屬於她所知道的任何一種語言,甚至不算是語言。

悽涼而哀傷,隨著歌聲盪漾的孤單寂寞,飄進聆聽者的靈魂深處,產生共鳴似的哀傷。

她聽得有些著迷,跟著感到心痛,沉重到幾乎無法呼吸的,墜入歌聲構築的悲傷漩渦。

就在她逐漸迷失自我的時候,一個疑問從腦際浮現。

──是誰,用歌聲在哭泣?! 

念頭一轉,腦海中迷霧散盡,眨眼間,四周場景改變,人已經出現在大海中的礁岩上。

果然是在作夢!不然怎麼可能忽然來個瞬間移動。

連自己都被微微嚇到,不著邊際的感嘆表現出她在某種程度上的少根筋,接著視線在海面環繞一圈,最後釘在身旁不遠處黑暗中的一點。

那是半趴在礁岩上的,模模糊糊的人影。

月光在這時露臉,清亮的光點灑下,她第一眼瞧見的是海藍色的長髮,珍珠白似的裸臂,赤裸的精瘦上身,與一張面露迷濛疑惑的臉。

他們四目相對,她面露錯愕。而他──歌聲嘎然而止。

那是張俊麗的臉,比她所知道的任何偶像明星都更美,美到很像漫畫小說形容的中性美人,也只有非現實的描述中才可能出現這種長相。

一雙彷彿鑲著湛藍寶石的眼,美麗到不可思議的藍色像大海一樣變換流轉不同光澤,沒有眼白,比人類的眼睛更大,圓圓的杏眼眼角略微往上勾起,纖長濃密的眼睫像兩把小扇子,珊瑚色的紅唇微張,隱約露出整齊潔白的貝齒。

秀麗的五官組合在一起成就了一種中性美感,完全無法區分性別,只能讚嘆著那樣組合的美。

觀察完畢,她繼續瞪著這個不知道是什麼生物的東西,沉默。

啪沙!

那來的拍水聲?!她確定眼前生物的雙手慵懶的交疊在礁岩上。

啪沙!

又一聲,她僵硬的轉頭,瞪向漆黑海面上的──那條流轉珍珠光澤的魚尾巴。一條很大的魚尾巴。

美人魚……還是美男魚?非常天兵的疑惑著,她肯定自己不是會幻想童話故事的料,唯一能產生的聯想就是日本那個因為吃了人魚肉而長生不死的八百比丘尼。

唔,既然她既不迷人魚公主,也對現在的人魚卡通沒興趣,最近也沒看什麼跟人魚有關的漫畫小說……那麼,這個出現在她夢中唱歌的生物,是打哪兒冒出來的?!

雖然所有安徒生童話故事的忠實讀者與各式人魚小說動漫畫迷可能會想把她掐死,但她真的不由自主的想起今天晚餐餐桌上那尾醬汁酸甜微辣、炸得外酥內軟又入口即化的極品糖醋松鼠魚。

腦中理智與食慾交戰,她還是勉強記得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她過來的目的。

勉強移開視線,她朝依然怔愣瞪著自己的生物,往前幾步,伸出手──反正是自己的夢,何必害怕,那些小說漫畫中的夢境不是都可以隨著本人的意識轉來轉去的。

──也不知道她這自信是哪來的。

「別一個人……」還是一隻魚?她疑惑三秒,但馬上回神,「算了,反正就別單獨待在這裡,這樣只是更寂寞……不是嗎?」

隨著她的聲音落下,漆黑的夜消失了,朝陽初升,大海一片燦爛波濤,四處的礁石上出現更多歡唱的人魚,金髮金尾、綠髮綠尾、黑髮黑尾……色彩萬千,但沒有一個比得上眼前的蒼藍美麗哀傷。

空洞寂寞的臉上出現驚愕與懷念,繼而露出很淺的微笑,朝她伸出手,纖長的五指留著藍綠色的利爪,手指間依稀可見半透明的淺藍色蹼──

還真的是隻兩棲類咧,回頭記得去網路搜查一下關於人魚的傳說……

「……」珊瑚色的唇輕啟,像是想跟她說什麼一樣,她聽不見,所以不由自主的傾身,伸手想回應他的手。

指間感受到冰涼濕氣的瞬間,一陣天旋地轉,世界瓦解,礁石消失了,她迅速往下掉落。

慌忙間,反射性想抓住什麼,隱約觸碰到一個冰涼堅硬的東西,接著只剩下黑暗漩渦吞破意識。

……

……

砰!

睜眼,跟大多數的人做惡夢驚醒一樣,藍以凰大口喘息,感覺冷汗溼了一身,心跳如雷,還有些頭昏。

摸著床鋪,她有瞬間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一直躺在床上,還是真的從哪裡跌回床上,畢竟,那種從高處摔落的感覺太鮮明了。

事實上,她總覺得自己還聞得到海水味。

「小凰,該起床了,妳今天不是八點有課?」

樓下傳來媽媽充滿活力的聲音,將意識恍惚的藍以凰拉回殘酷的現實。

「媽,我今天老師停課,我昨天就講過了啦!」呻吟著喊回去,她猶豫著要不要賴床。

開學一個多月了,藍以凰也習慣了大學的上課方式,其中自然包括自由的教授與自由的學生……大學果然是個自由學殿啊──非常自由的決定要什麼時候上課。

冷氣、棉被、枕頭,已經構成賴床成立的三大要素。

咚咚咚的上樓聲,房門被打開了。

「妳們大學一下子教授停課,一下子自動放假,我哪分得清楚。」非常了解女兒的藍母笑道,先將百葉窗拉起,讓陽光照入房間,再一手扯下女兒的棉被,「我要去買菜,妳有沒有想吃什麼?」

「我想睡覺啦!昨天有隻魚游進我夢鄉,害我聽他唱了一整晚的歌,很累……」藍以凰嗚咽著用枕頭蓋住自己的腦袋。

每次做些稀奇古怪的夢,對她造成最大困擾的就是隔天的精神恍惚。

「別做白日夢了,我看妳是昨天晚上上網看小說看太晚,現在累了活該,快起床!」之女莫若母,藍母毫不留情的把女兒拎下床,「都上大學了,起床還要媽媽叫,丟臉喔!」

「媽……我錯了,請不要碎碎念……」呻吟著滾下床,跪坐到地板上,藍以凰可憐兮兮的抱住母親大人,「我要吃蛋餅還有高麗菜包。」

撒嬌是為人女兒的福利與責任!

「那就快起床,我半個小時後回來。」

額頭被彈了一下,藍以凰只好認命的點頭。

菜場離家太近,走路只要五分鐘,依照她娘親每天跑菜場的習慣,只要沒遇到三姑六婆,說上半個小時的八卦,大概二十五分鐘就可以在餐桌看到她心愛的蛋餅跟高麗菜包。

所以,要趕快刷牙洗臉才可以!

爬起身,忽然注意到自己的右手仍然緊握著,掌心好像有什麼東西。

好奇的打開手,掌心中躺著一片約莫嬰兒手掌大小,半透明海藍色的鱗片狀硬物,觸感溫潤,看起來像琉璃或玉,厚度大約半公分不到,仔細一看,裡面似乎看得到深淺不一的藍光流轉。

「這是啥?」反覆拿著那片東西翻看,藍以凰怎麼也想不起來自己什麼時候買過這種飾品。

大概睡覺的時候不知道從床上哪個角落抓出來的吧……放著吧!

隨手一拋,鱗片大小的物體被拋回床上,她大小姐洗臉刷牙去了。




另一邊──

一間擺設充滿英式風情的房間內,在房間正中央有著一個華麗精緻的大浴池,水深不詳,寬度大概足以容納十二三名成年男人,寒氣不斷從流動的水面冒出,昏黃的燈光讓室內多添了一種神祕的氣息。

忽地,憑空出現一道長髮飄逸的人影。

金髮男人很俊,但讓人印象深刻的是他臉上漫不經心的笑,慵懶又充滿睿智,一雙金銀妖瞳噙著笑意,站在浴池邊,蹲下來,把手探入池水中。

「蒼希,你該醒了,月圓之夜已過。」

語音方落,水面開始浮現氣泡,一圈圈漣漪從池水中央向外擴散。

幾秒後,一隻長有利爪的修長手臂從水中探出,抓住他的手腕。緊接著,湛藍色的長髮飄盪在水面,人魚˙蒼希擺動長尾,直接竄出浴池。

雙臂撐著光滑的黑曜石地板,長長的魚尾拖在地板上,中性魅力的臉旁有絲迷茫,然後他閉上眼,渾身慢慢綻放出炫麗的藍光。

光線從溫和到刺眼,藍光中,長尾上的鱗片逐漸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修長勻稱的雙腿,髮間的鰭耳轉為人類的雙耳,利爪縮回平整,神秘的藍瞳則轉為一般瞳仁與眼白分明的樣子,乍看之下與尋常人類男子無異,只有湛藍色的眼珠子依舊流轉藍光。

男人輕笑,在藍光褪去時,手中已經拿了浴袍給蒼希披上。

「如何?」

人魚這種種族喜歡在滿月之夜在海面歡唱,月圓時分即是人魚祭典,但當人魚族日漸沒落,終究只剩最後一個族民時,殘存者選擇了在滿月之夜沉睡,只在夢中哀悼亡故的過去。

擁有強大預知能力的人魚,總能預見未來,所以他也習慣性的會問上一句。

至於定時來叫醒蒼希,算是他個人的溫柔。

沉醉在夢境之中,不管那夢是孤單還是歡樂,夢醒以後都是寂寞。既然如此,就不必如此留戀不捨。

明白他在問什麼,蒼希穿上浴袍,在一旁的椅子坐下。

「沒有預知夢……她……那個注定的少女闖入我的夢中,力量已經逐漸覺醒。」充滿磁性的嗓音恍若大海回聲,悠揚悅耳。

果然是這樣嗎?!

「這樣的話,還真傷腦筋呢……可別被那群人發現了。」

「跟大夥討論一下吧,還是你有什麼計畫?」

「當然,事關我最寶貝的丫頭,我怎麼可能不先打點好呢?」

男人笑了起來,俊朗的臉龐一閃而過的,是如狐狸一般的──狡詐。

他又打什麼鬼主意?蒼希看了他一眼。

就算魚是冷血動物,每次看到他這種笑容,都會從背脊竄起一股冷顫。

默哀吧,為了那群即將成為他敵人的眾生……



@@@@@@@@@@@@
我又爬回去做了細部的修改.....
請大家在閱讀的時候先忘記之前那版吧,
但是看完以後可以幫我比較一下兩個版本哪個比較好嗎?
(很欠打的要求)
個人是覺得新版的劇情鋪陳會比較順暢,
結構度也比較完整......
可是沒那麼緊湊的搞笑orz
因為血魄把我的搞笑細胞磨掉了啊啊啊QA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snights 的頭像
catsnights

毛線堆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