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還沒走到民宿門口,就看見他們一群大學生待在門口,而阿湛正在跟看似民宿主人的中年女人交談。

「怎麼了嗎?」

默默走到藍以凰身邊,蒼希低聲詢問,儘管壓低聲音了,分不出性別的中性嗓音仍然讓這些年輕人紛紛回頭看他。

藍以凰抬頭看他,聳肩。

「還不清楚,小沁說好像是之前住房有人失蹤,老闆娘正在問說還要不要住,如果不住的話她可以退錢。」

她過來得比較晚,所以不太清楚事情始末。

蒼希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等阿湛回來後,一群人就聚在一起討論起來。

「總之,就是因為之前有一群不知道哪所大學的女大學生一起來玩,結果其中一個莫名奇妙失蹤了,朋友發現不對報警後,警察也找不到什麼可疑嫌犯,那現在大家怎麼說?」

雖然是主辦人,但遇到這種事情,總還是要大家商量一下的。

「多隆?」小美靠近男友身側。

「應該沒差吧?既然警察沒把這邊封鎖,也沒有說不能住或還有嫌犯在附近,應該沒事,頂多妳們女生別單獨行動就是了。」

「對啊,大家一起行動就好了。」阿偉跟著附和道。

「只要晚上待在民宿裡,白天大家一起走很難發生什麼事情吧?」王凱霖也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

──在女孩子面前,男人絕對會逞強,擔心也要裝沒事。不知道為什麼,藍以凰的腦中忽然浮現這句話。

「我想看阿湛說的很漂亮的湖跟風景,而且來都來了,現在再回去好虛喔。」小沁聳肩。

有什麼比大老遠的從台北縣殺到溪頭又什麼都沒玩的再殺回台北縣更虛的?

所有人的視線一下子都集中到藍以凰身上了。

「……」做什麼都看她?她現在說不有用嗎?!

如果她沒做那個奇怪的夢境,她也會認為留下來沒差的,可是現在她也不可能自己說走就走……

苦惱的猶豫,她把視線投到蒼希身上。

「留下來吧,因為是注定的……」平靜回望她的蒼希輕聲道。

因為預知夢確實夢到他跟小學妹在一座湖邊事情,所以,就算說要走,最後還是會發生讓他們必須再回來的意外狀況,既然如此,去留都沒差了。

──已經忘記是多久以前,曾經有誰跟他說過,他雖然能知道未來的走向,同樣的,卻沒了挑戰的勇氣。

可是,他一直沒有機會反問對方,如果結局是不可能改變的,那為什麼要掙扎呢?

就算知道有危險,他也必須過來,因為夢境說,只有他曾能救她。

見蒼希說完話就沉默不語,藍以凰轉頭跟阿湛說:

「我跟蒼希學長也沒意見,就照計畫吧,男生一間、女生一間,再幫蒼希學長準備一間。」

她邊說邊從蒼希手中接過錢遞給阿湛,至於他們的住宿費用等等已經在學校時就給他的。

「沒問題,可是學長一個人住會不會太無聊?」

「蒼希學長睡眠習慣很好,你們聽說要玩通霄吧?會害學長睡不著。」藍以凰馬上搬出早就想好的理由。

「啊哈哈,我還在想沒辦法去夜遊,至少也要打牌到天亮的說!」阿湛開朗的笑著,馬上跑去跟老闆娘交談,沒幾秒就從老闆娘手中接過鑰匙。

「走吧走吧,上樓去。」

一看到房間鑰匙,出來玩的興奮感馬上包為一群大學生,他們邊往樓梯走,邊開始嘰嘰喳喳的討論起來:

「幾樓?」

「二樓,每層樓四間房間,我們包了三間,另外一間租給別人了。」

「也是出來玩的?」

「不知道耶,說是個單身男人。」

「一個男人單獨出來玩?」

「很奇怪嗎?要我的話,真的想放鬆思考也會選擇一個人單獨到一個地方住兩天啊!」只是她家教甚嚴,父母從來不肯放行。

說完,發現同學們都安靜了兩秒,並且紛紛瞪著她。

「怎樣啦?」她毫不認輸的瞪回去。

「以凰,不是我說妳,但是妳不算是正常人,所以妳跟那個男人都很奇怪。」小沁不客氣的笑道,其他人也都轉頭偷笑。

「小沁,妳很過份喔!我哪裡不正常了?」藍以凰不滿的白她一眼。

「一個正常的女生會夥同好友圍毆暴露狂嗎?」小沁毫不猶豫的舉出事例一。

之前聽說時,就很想為那位暴露狂先生掬一把同情淚,整所高中女生那麼多,他怎麼偏偏找了塊最硬的鐵板去撞,也難怪淒慘無比的進了警局。

「那是因為那該死的男人欺負寶寶!」她是朋友至上主義,「而且先動手的是許筱清小姐,不是我,我只有踹他兩腳再把他罵一頓而已。」

「有人會因為一隻校犬被打正面槓上訓導處、教務處跟工人嗎?」小沁繼續舉出事例二。

「虐待小動物的都不是人!我罵到教務處有什麼不對?而且那時候我年輕氣盛,又不懂得收斂脾氣,做起事來總是風風火火的。」

「而且妳竟然還敢跟碟仙嗆聲。」鐵證如山的事例三。

「我看……」學長就是這樣做的啊!

沒好氣的辯解沒機會說完,所有人動作一致的對她搖頭。

「以凰,妳不用在掙扎了,我們都明白妳真的不是正常人。」

啞口無言,接著哀怨的轉頭找蒼希哭訴:

「……蒼希學長,他們都欺負我!」

蒼希只是淺笑,伸手在她頭上拍兩下,像是在安慰小動物。

這個動作也不知道是誰開的先例,反正到最後「裏」的每一個成員都喜歡把她當小動物在摸頭。

藍以凰很認命的咕噥兩聲不說話了。

「對了,之前失蹤的女生住幾樓?我不想住到那間房間。」小美一想到可能住到有人失蹤過的房間就發毛。

「三樓,我有特別問,老闆娘說因為她們人多,所以直接包了閣樓的八人房。」阿湛在這方面很細心。

「喔。」

「……」

笑笑鬧鬧,二樓到了,他們瓜分的房間鑰匙,先各自回房放行李。

三個女生才一進房間,藍以凰就慘遭逼供。

「吼,以凰,妳真的是很不夠意思喔,認識帥哥竟然沒跟我說!」小沁玩笑性的伸手掐她。

帥哥?!藍以凰一時間竟然反應不過來。

「妳說哪個帥哥?」

「蒼希學長!」

「蒼希學長是美人。」不是帥哥。

藍以凰很正經的道,才說完就被好友戳中腰間最怕癢的位置。

「還敢說!知情不報該當何罪?」

「呀,妳又沒問!」笑著躲開攻擊,藍以凰無辜的大叫。

她也很無辜好不好,如果她能認識到「人類」帥哥,當然會廣加推荐給「人類」友人啊!但是「裏」的學長們雖然一個個都外貌滿分、品行優良、前途看漲(雖然個性各有各的古怪之處)……但他們全部都不是人,她能推薦給誰啊她?!

「吼,妳真的是運氣好到讓人嫉妒啊……之前的雲浪學長,還有敖焱跟敖冽又怎麼說?」佯怒的戳她,小沁開始翻舊帳,小美則在旁邊看好戲。

「學長我跟他從小就認識啦!至於其他的……他們都是社團的學長嘛!」藍以凰滿臉無辜,「而且不是我不帶妳加入『裏』,是社團規定由學長姐選人,全數同意才能招新人,我才問能不能推薦朋友就被打回票了。」

剛開始覺得這個規定很古怪,但想想社團裡諸多福利制度,她猜想也許學長姐都跟她一樣是那種比較排拒外人又認生的關係。直到後來才知道社團這麼「排外」的原因為了保密,畢竟社團成員全部都不是人類,她能加入八成是雲浪幫忙保證再三的。

看她有點緊張的解釋,小沁忽然笑了出來。

「跟妳開玩笑的啦,我的原則是友情歸友情,愛情歸愛情,所以我要找對象是不會要妳介紹的,不然以後分手什麼的妳夾在中間一定超級尷尬。」小沁坦白的道。

剛才故意那樣講,只是想捉弄藍以凰跟開玩笑的抱怨,因為帥哥誰都想看啊!
「作為補償,以後你們社團有拍照要給我看喔!」如果能A一份帥哥美女的照片走,回家放在電腦裡當心靈補給品也不錯。

「我也要。」小美跟著舉手。

有男朋友還是可以欣賞俊男的。

「好。」屈居弱勢的藍以凰只能趕快點頭。

她想,學長應該不介意出賣三年前的男色給她保命吧……國中時代的學長跟本就是超優質美少年啊!

好不容易從兩個可怕的女人的視線中逃脫,藍以凰匆匆把大背包往椅子上一放,拎著隨身包包就打算離開房間到樓下去跟同學們會合。

才走到門口,手剛搭上門把就聽見「砰」一聲,回頭,看見大背包從椅子上倒了下來。

轉頭看了一眼,小美好心的道:

「以凰,包包掉了喔,妳沒放好。」

「啊?」她放得很裡面啊!

困惑的走回去再放一次,轉身沒走兩步,又是「砰」一聲!

「……」小沁跟小美同時看著她,無言。

「又不是我碰倒的。」非常無辜的咕噥,她只好再退回去,不解的把包包抓起來,從掌心可以感覺到整個背包在震動。

──等等,重得要死的包包怎麼可能震動成這樣?難道她的背包裡面有老鼠嗎?

錯愕而訝異的打開背包,直接與一隻「大」眼睛對上視線。

「啊!」

──薩拉瑪帝!

「怎麼了?」小沁關心的問。

「沒有,我忘了拿手機。」藍以凰趕忙回答,擔心小沁走過來查看,「妳們先下去吧,我回個電話馬上好。」

托從小到大總是不可見人的意外不斷的福,藍以凰在想藉口方面的能力很高竿。小沁跟小美也不疑有他,說說笑笑的下樓去了。

打發了朋友,藍以凰沒好氣的戳戳書皮。

「原來是你搞的鬼,想一起去?」她很小聲的問。

神奇的書本開始扭動。

「你這到底算是要去還是不要去……」誰能教她怎麼解讀書的肢體語言。

啪,書本翻開來,空白的頁面上浮現大大的一個中文繁體「要」字,又迅速闔上書頁。

「這樣好懂多了,」喃喃自語,她不放心的叮嚀,「那你要把眼睛閉起來喔。」

大眼睛馬上閉上,立刻變長一本毫不起眼的小冊子。

──真的沒想到她有一天竟然可以跟一本書對話……

苦笑,抓起薩拉瑪帝放到隨身包包,藍以凰再次把背包隨便一放──這次,背包沒有倒。

鎖好房門,小沁跟小美還在門口邊聊天邊等她,她不好意思的說了抱歉,跟著她們往樓下走。

才在走廊上就可以聽見班上男生在樓下說話的聲音,因為是淡季,所以整間民宿除了他們,就只有另外那間房的男人與民宿老闆一家子在。

「真是的,好吵。」小沁搖搖頭。

「他們很興奮吧?」小美因為聽見男友的聲音,所以笑得很愉快。

「有阿湛在,妳期望能多安靜?」藍以凰笑問。

她們同時笑了出來,因為阿湛就是一個跟誰都可以混熟,活潑開朗又搞笑的大男生,在班上人緣是一等一的好。

走了兩步,忽然聽見細微的喀嚓聲響。藍以凰警戒的回頭,發現那個陌生男人的房門打開了一條縫隙,而從那條縫隙間,可以看見半張臉──半張被墨鏡擋住的臉孔,與臉頰上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不規則紅紋。

那個男人就站在門後,沉默而無聲無息的注視著她們,就算知道已經被藍以凰發現了,對方也沒有絲毫閃避或打招呼的意思。

憑著直覺,藍以凰確定那傢伙是隔著墨鏡在打量她們,用審視的目光。

──沒禮貌!

反感的皺起眉瞪回去,藍以凰趕上毫無警覺的小美跟小沁,有意無意的護住兩個女性朋友,她對女生一向保護。

這年頭變態色情狂超多,她可不想拿朋友和自己的安全開玩笑。

決定了,要找機會要告訴他們,住在那間房間的傢伙是個怪人!


目送她們下樓,戴著墨鏡的男人瞇起了在漆黑墨鏡遮掩後的眼睛。

那個女孩身上有他熟悉的氣味,讓他差點克制不了本能的渴望衝上前去尋找那氣味的主人,幸好理智還能阻止身體的蠢蠢欲動。

不過,銳利的目光掃向緊閉的浴室門板,他冷漠的眼眸更加冰冷,事情還沒結束。

「滾遠一點,別妨礙我的人,」他對著冷硬的門板低吼,唇內若隱若現的虎牙閃爍著威嚇的冷芒,「惹火了我就算要把這個地方化為焦土也要讓妳魂飛魄散消六界。」

當然,浴室內依然是什麼回應都沒有的空蕩蕩,只有單調的水滴聲一滴滴的滴落,發出規律的滴答聲回蕩在空無一人的浴室內……

滴……答……

@@@@@@@@@@@@

因為天色已晚,女生又討厭被蚊蟲叮咬,他們一群人便只打算在附近四處走走逛逛,明天再去阿湛說的地方遊玩。

夕陽如火焰般紅,像是鮮血潑灑一樣渲染整片天空,雖然美麗卻隱約象徵著某種不祥,讓藍以凰仰望天空久久無法移開視線。

原先就只有跟著眾人慢慢前進的蒼希見狀,毫不猶豫的走到她身邊,陪她一起觀看天空。

依舊保持抬頭的姿勢,藍以凰輕聲道:

「我曾經在一些漫畫裡看過,說日本那邊認為這樣血紅的黃昏代表了逢魔時刻,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這樣的天空看起來太過絕艷。」讓她很不安。

「說得很貼切。」蒼希平靜的點頭,湛藍的眼瞳映著血紅的天空,閃爍著美麗而神秘的光彩。

「真的有這種說法嗎?」

「這是血之詛咒。」

沒有正面回答她,蒼希給了另一個答案。

他不喜歡說話的個性不曾改變,自顧自的說完後,也不管藍以凰愕然不解的表情,慢慢跟上前方還在吵吵鬧鬧的年輕人。

「真的是愈說我愈害怕。」

藍以凰咕噥兩聲,趕忙跟了上去。

穿過一片小竹林,一條清澈的小溪出現在他們眼前。

「哇,好漂亮。」小美拉著多隆跑到溪邊,高興的蹲在溪水邊伸手舀起一手沁涼的流水。

藍以凰也是眼睛一亮,剛想跟小沁一起過去,就注意到蒼希不著痕跡退後一步的舉動。

「蒼希學長?」

「……我不能碰水。」蒼希壓低聲音回答。

他雖然喜歡水,但是現在碰水他馬上就會有麻煩。

「有什麼問題嗎?」藍以凰馬上跟著緊張起來。

她還不知道人魚一族一碰到水就會「本性暴露」個十成十。蒼希慢半拍的想起他們從未跟她提過相關事宜,只好迅速低聲解釋了個大概。

藍以凰安靜的聽完後,馬上抓著他的袖子把他拖到離水非常遠的安全距離,臉上明顯的保護神色讓他有點想笑。

「不用這麼緊張。」他拍拍她的頭。

「蒼希學長,雨傘你帶著,我去警告他們別找你玩水。」她慌張的掏出雨傘塞到他手上,全然沒注意到此時昏黃的天空怎麼看也不像是會下雨的模樣。

「我自己會注意的,要下雨前我會先回民宿去。」要預測天氣變化對他來說並不困難。

靠著樹幹坐下,蒼希承認自己其實能坐著就不喜歡站著,能泡水就不會選擇風乾自己──這是人魚的天性。

藍以凰還想說什麼,注意到她沒跟上的王凱霖已經跑了回來。

「以凰,妳不玩水嗎?」

「嗯,要玩啊,等我一下,」她連忙點頭,「那蒼希學長,我先過去了。」

蒼希點點頭,沒有再說話,清麗的面容明顯呈現魂遊天外的空茫,又不知道發呆想到哪裡去了。

直接穿涼鞋踏入淺溪之中,清涼的溪水帶著沁骨的清澈涼意滲入肌膚,舒服的感覺讓藍以凰很高興的在溪水中來回走動,不時的跟朋友聊兩句。

「阿湛,你說的湖在哪裡?」

「就是前面啊。」

順著阿湛的手指往前望去,藍以凰忽然想起了一個本來應該已經模糊的記憶。

之前遇上水悠那次,她們在夜晚中奔跑,是不是也曾經跑過一條淺淺的小溪?!

那時候以為是積水,不過現在想來,這淺到不過深達腳踝的溪水,與記憶中的感覺十分相向。

明天要去的湖,就是水悠的湖嗎?!

愣愣的看著湖水的方向出神,直到左手尾戒又開始發燙。

這戒指每次提醒她要警戒就沒好事!

她很快的反應過來,幾乎是提高了二十萬分的注意力在確定四周的動靜,一隻手已經探入口袋抓住貼身存放的符紙。

當她看見在小美腳邊若隱若現的濃密黑髮時,她幾乎是下意識的捏了手訣將符咒打出。

嘩啦!

溪水已違反常態、活像水裡被扔了顆手榴彈一樣濺了半天高,藍以凰清楚看見一顆頭顱帶著長長的黑髮被打飛,在空中劃出一道詭異的黑色拋物線,滾到小美腳邊,剛好讓受到水花驚嚇的小美踩了上去。

「哎呀!」女孩狼狽的被絆倒。

「小心啊,總是迷迷糊糊的。」多隆心疼的將女友拉起來。

「有東西絆我。」小美委屈的道。

「哪有東西?」

一起看向小美剛才站的地方,空蕩蕩的只有幾顆溪水裡的小石頭,哪有什麼可以絆倒人的東西在。

「剛才真的有東西啦!」小美哀怨的輕打了男友一下,抱怨他不相信她。

雖然他真的不覺得有什麼,但是不會笨到在女友已經如此狼狽的情況下還繼續說什麼。

「我扶妳上去吧,衣服都弄濕了。」

放棄爭論,直接扶著小美上岸,脫下薄外套給她披著。

「既然這樣,就回民宿吧。」阿偉看看天色也不早了,他們對這邊地形不熟,可不要玩到天黑才在找路。

這個提議馬上得到所有人的同意,他們都上了岸,王凱霖才在蒼希依然望著溪水的目光中發現藍以凰還站在原地沒動。

「以凰?」

「我來了。」警戒的瞪著依舊在水中浮浮沉沉的腦袋,藍以凰握著符咒小心移動腳步上岸。

她怕歸怕,但在保護朋友的前提下,還是可以抓著符咒跟不死心的浮屍腦袋對峙好幾分鐘直到他們都離開水面為止。

「我不想傷害妳,所以別惹我,別動我的朋友,不然我絕對會把所有符咒都拿來對付妳。」看出對方也畏懼她手中符咒的威力,藍以凰壓低聲音警告。

然後她頭也不回的跑向同學們,迎向蒼希的關心,小心翼翼的沒讓身上的水濺到他。

一群人離開後,夕陽將溪水照得火紅,原本清澈的溪水竟然像是血水般翻騰不止,頭顱在紅水中浮沉,最後沉入溪底消失無蹤……




沒過多久,一身漆黑的男人憑空出現在溪邊。

「又逃走了?」邪佞的男音充滿了張狂與不滿,但空氣中除了血腥以外的另一股味道讓他挑高了眉頭,收斂起滿身煞氣。

好熟悉的味道啊……還有懷念的海水氣息……

抿直的嘴角彎起,他知道自己必須加快做事的速度了。

@@@@@@@@@@@@

啊啊,
有種被稿子追著跑的感覺,
剛剛把牙趕完一章,
又換九戒沒存稿了Q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snights 的頭像
catsnights

毛線堆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