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9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他在最後那戰傷得很重,即便是妖族天生的超高恢復力,也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讓他的傷勢復原,也許是一兩年,也許是多少年,除去滿千年時內丹的銀紋浮現,時間之於他,沒有任何意義。

他只知道下過幾場雪,綠草地也出現幾次,最近還有毛茸茸的小動物會出現在四周,有些草苗竟然長成小樹……也許一開始就是樹苗,只是跟妖冥界的樹妖相差太大,所以他看走眼了。

偶爾會下雨,長時間下來,也把他身上的血污洗得差不多了,倒是吸收了妖血,原本無害的花花草草演化成不同品種,稱不上是福是禍──反正對他沒影響,他能在妖冥界摘光了那萬年妖花的果實,豈會怕這些雜生種。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空,是暗沉的黑,紫紅色與青白交錯的閃電閃著金光撕裂黑暗,低沉震撼大地的雷鳴震耳欲聾。

是天劫,還是天譴,沒有人知道。

一隻鑲有比鑽石還銳利的修長尖爪的結實手臂自虛空中大力探出,弓起的五指撕扯著黑暗,空間撕裂的哀鳴讓百里內灰飛煙滅。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雲浪真的不知道該拿這個小學妹怎麼辦才好。

也不能說她哪裡沒做好,但身為一個普通人類……也許不太普通,但好歹是個正常……好像也不太正常,可是豈碼也是個人類,沒道理撞鬼撞妖撞魔的機率那麼高啊。

可是如果他的腦袋沒出錯,打從國中開始,他至少替她擋了不下百次的災,滅了不只上百的妖魔鬼怪,平息不下上千的騷擾……這已經不是一個運氣背能夠形容的了!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身為人類,或許總是在他人的眼光中苦苦掙扎,期待被肯定,害怕被否定,因此努力改變自己以適應環境,又希冀保有自我讓週遭承認。

很多時候,理智都知道只要做自己就好了,但更多時候,卻因為不被理解支持而失望悲傷。因為對他人有期望,所以才會體驗失望。

嘴裡說著想要跳脫既定的刻板印象與群眾意識,偏偏仍需要在這個世界上求得一個立足點,過度執著的跳脫,或許又是另一種畫地自限。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夢,是夢吧?

一定是夢,不然的話,為什麼她會站在這裡──站在這座高塔之上。

從寬大的T-恤遮掩下露出的肌膚感覺到充滿溼黏水氣的海水氣息,黑暗中吹來的海風拍打著她的身體,半長的捲髮在風中飄揚,四處張望,耳邊聽見海浪拍打礁岩的聲音,漆黑的視野勉強可見腳下高塔透出的燈火。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個世界,由許多「已知」與「未知」構成,現實虛幻交錯出無數交點,不知道不代表不存在,知道也不代表確實存在。有些人終其一生都只活在自我觀念構築的已知與未知中,只有極少數的人,能因為各種偶遇或自身能力,開啟通往未知的大門。

……

……

catsn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